职业院校办“网红培训班”无可厚非

 职业院校办“网红培训班”无可厚非 教师理念

||

  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开设“网红培训班事引关注。该12月21日开设了新媒体主播人才培训班通过政策法规、文化素养等系统学习培训,提升新媒主播的法律意识和规范意识。明年2月起招生,通过考试学生将获得相关部门官方证书

  作为职业学院,哈尔滨科技职业院开设历性质的“网红培训班”,是正常的教育培训。一些人此提出质疑,调侃“网红难道可以培训出来吗”,约是了解职业院校举办学历培训的性质,把这理解成了学历教育所致。这类培训班能否办下去,关键于有无“官方证书”,而新媒体主播们是否觉得培训提升自己的能价值

  高校举办非学历教育培训班,是校资源向社会辐射的要形式,接受非学历培训的学员只能获得非学历培训证书,而不可能获得学历文凭。而非学历培训的项容,则由高校根据自己的办学条件分析场需求而定。如果开出来的培训班,有场需求,则可以办下去,且可以长期举办,形成培训特色;而果培训班无人选择,那也就办不下去。

  职业院校进行的职业教育,既包括学历职业教育,也包括非学历职业教育。非学历职业对于持续更新劳动者的知识结构,提高劳动的从业技能有着要的作用。由于没有学历,参培训重视培训质量,这类培训只能以培训质量吸引培训者,对于职业院校的非学历培训来说尤其此。近年来,名校举办的非学历培训班还可以背靠校,有的培训者看重的是名校培训的经历,而职业院校的非学历培训班则没有任何学校光环。从建设学习型社会角度看,后还要大力发展非学历高等继续教育,以满足业从业者岗位充电、终身学习的需要。

  “红”是新媒主播的代词,“网红培训班”面向新媒体主播进行法律法规文化素养等方面的系统培训,这对缺乏网络法律法规意识、直播容遭遇瓶颈的新媒体主播而言是有必要的。有关部门、行业协会也可以组织这类培训,以提高从业者素质。这类培训班其他行业的从业者非学历培训班没有本质不同。

  上述“网红培训班”向市场招生,其前景有待市场检验。据报道学校将在2020年2月起发布通知,面向辽宁吉林黑龙江公开招生,预计招生规模300人至600人一个班,至于开设几期定。这表明,学校对最后的办班结果,也还没有底。这要求学校推出有吸引力的培训课程新媒体主播学有所得。

  还有人担心,会有更学校效仿举办“红培训班”,导致“网红培训班”泛滥。这种担心是余的。面向市场的“网红培训班”如果没有人报班,那就只是一个噱头。应乐见校举办的“网红培训班”招生形势喜人,乐见新媒体主播经过培训后面貌一新。漫画/陈彬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