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话文化】喻国明:包容是北京最大的文化特征

||  名家话文化

包容是北京文化特征

——访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 喻国明

  :李莉

  喻明,教育部学者特聘教授国务院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科评议组成员、现北京师范大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北京市社会科学联合会主席中国新闻史学会传媒经济管理专业委员会会、《中国传媒发展指数(蓝皮书)》主编、《社会舆情年度报告(蓝皮书)》主编等。主要研究领域:新媒体研究;舆论学,媒经济社会展;传播学研究方法。迄止,独著、出版学术专著、教材、蓝皮书共30本,论文800余篇,自1979年记录以来在新闻学科的论文表量居第二位,总引文数居第一位。

  北京正在推进文化建设,您认为北京具有哪些文化特征?

  喻国明觉得北京最的文化特征是包容。

  文化中心的特征应该与文化本身特质相关,分为硬指标和软指标两方面。硬指标可以从文化的流动性,即输出和输入来看。软指标方面,对多样性的包容能力是一个要指标,生活在这个城的人在感觉方便效的同时没有“异乡感”,有融入社会的可能性,这就是文化的包容整合作用。

【名家话文化】喻国明:包容是北京最大的文化特征 【名家话文化】喻国明:包容是北京最大的文化特征 国外教育

  文化的生长基因里必须有对于异质性的包容,因为文明的成长如果没有异质性的植入,就没有动力,没有力,没有未来。自繁殖只能使文化退化。而所谓创新,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异类,是最需要包容的。

  北京有种文化状态,就是它的包容性特别。在北京,你可以长袍褂也可以西装革履。北京人太讲究外在形式,生活环境比较宽松。比如你要出门,如果上海人,定会精心扮一下;但北京人,就会穿得随心所欲。这是北京多年皇城的历史淀形成的一种心态。新中国成立后,地的建设者涌入北京,更造就了北京的包容特性。与其他城相比,北京更能人产生融入感,这是北京大的容纳吸收能力。

  记者:您6岁从上海北京,这些年在北京的生,给了您怎样的文化滋养?

  喻国明:应该说北京的大院文化奠定了我社会观察的底色

  北京有两种特色文化,一种是胡同文化,一种是大院文化,他们形成特定的环境和氛围,使生活在其中的人潜移默化地受影响

  我是大院文化里长大的人。6岁从上海来到北京,住在二机部九院,九院是子弹理论设计的,90%的两弹元勋都住在我们院里。中科院院长周光召、工程院院长朱光亚、两弹元勋邓稼先都是我的左邻右,我跟邓稼先的儿子是同班同学,当年周光召就住在我楼下。

  我们的大院集中国最好的物理学数学家。与他们接触奠定了我善于社会观察的底色。我们做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大多从人文角度去研究,使用逻辑、归纳、推理的传统方式,而我从上大学开始就用数学模型、物理模型,定量地做现象性研究。我本科第一篇论文就是“新闻作品息含量初探”,我在同行中是少有的用物理、数学思维做研究的人。

  记者:在您的学术研究中,北京的文化环境给您带来哪些帮助

  喻国明:从人文环境看,北京是色人等荟萃聚集且成规模的地方,即使是很众的研究分支也能找到自己的群体,形成氛围。这是北京文化能够活跃并保持多样性,作出一流学术成果一个因。所以做社会人文学科的研究观察,我认为北京的高校,是中国研究环境最好的地方。在北京做研究,我深感文化环境的优越性。

  记者:当前传播方式的改变,给文化北京设带来哪些新的挑战和新的机遇?

  喻国明:我认为北京在持主流文化的基础上,应该用分众文化的兴起,着力发展文化的多样性,正确处理好二者的关系。

  由于网络、微群、APP等传播渠道的兴起,过去通过电视、报纸等垄断式传播的途径去统一群众认识的做法,放在今天难度就大了很多。现在传播渠道多样了,受众圈层碎片化,在几十万APP和络社群中,如何能使一种文化信息通达同的群落,成为一个新课题。

  而建设众文化,则是互联网+带来的机遇。

  北京因其包容性而聚集了多样化的人群。在互联网的连接作用下,尤其是在大数据的驱动下,过去市场无法满足的小众化需求和文化,在今天形成了实现自己价值的最好平台。因此互联网+对分众文化、小众文化是个很好的工具,小众文化迎来了大发展时期。而小众文化的发展恰恰可以增强文化的活力。

  北京的文化应该抓两头:一头是通过大众文化形成社会共识,找到社会最大公约数,便于整个社会协同发展;另一头是通过分众文化的兴起,形成文化多样性特征,使来有新之源。这两者一个是现实掌控的需要,一个是未来发展的需要。

  记者:关于首都文化内涵古都文化、红色文化、京味文化和创新文化,您对哪个提法比较有感触?如何设好它,请谈谈您的看法。

  喻国明:我觉得“新文化”是比较有现代性的提法,北京应该成为中国科技软实力的引领者,应该成为中国的文化引擎

  文化创新对包容性的要求。创新就是跟大多数人不一样,常常看成另类和异端,这就是创新的特点。在中国范围,北京应该最有包容性,应该是一个“文化特区”。在这里,一些新鲜的想法,不同的声音都应该可以听见。

  “文化中心”要靠一个个具象的标志性的事件累起来。北京人才济济,应该激发他们的活力,多产生一些标志性文化产品

  深圳的活力来自哪里?因为它有独特的规则,北京能否在文化上有这样的魄力,建文化特区?在形式上、规则上不一样,才会更有文化中心的魅力。以网络传播为例,北京能否设立一些“信息特区”,比如在一些科研院所、高立传播特区,方便国际学术交流。依托现有技术,对国际络有选择地开放,展示一个文化大都市的胸怀。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