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幼儿园校车危险驾驶

||案情回放

天,幼儿园工作人员李某驾驶型面包车接幼儿入园,当该车行驶至村中小路时,交警队执勤民警查获。经查,李某具有车驾驶资格,且面包车也没有专用车标牌,该车核载9人,查获时实载18人,超载率100%。

案件受理后,法院认被告人从事旅客运输,超过额定乘员载客,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鉴于被告人庭审自愿认罪,极预交罚金,法院酌予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条之第一款第(三)项、第五二条、第六十条之规定,以被告人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6000元。

专家评析

违规驾驶行为造成事故也属犯罪

本案适用的是《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的危险驾驶罪。全国人大常委会2015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确“从事校车业务或旅客运输,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作为危险驾驶罪的一种情形。从事校车业务的车辆,只要严重超员或者严重超速,即使造成学生伤害事故,驾驶员亦可构成刑事犯罪。

该修正案还同时规定,机动车所有人、管理校车危险驾驶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这也意味,危险驾驶罪的主可以限于驾驶员,教育机构或者校车运营单位的负责人虽然并不直接驾驶校车,仍然可以危险驾驶罪而担刑事责任。《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交通肇事罪的主限于驾驶员。《最人民法院公报》曾在2005年刊载过“郑州区人民检察院某、乔某过失致人死亡案”,该案以“教育设施重事故罪”对明知校车存在危险而不采取有效措施的幼儿园长进行定罪量刑。危险驾驶罪不同,设施重大安事故罪以生重大伤亡事故为前提,但其适用范围更加宽泛,也涵盖明知校车具有危险但不及时修理等情形。如果某个校车安全事故可以构成罪名,则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除了驾驶员和管理人员以外,确保校车安全行驶也是普通教师的职责。国务院颁布的《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要求校车需要有随车照管人员,在现实中这一角色经常由一线或者教学辅助人员担任。随车照管人员具有维护上下车秩序、清点人数、制止生危险行为等一系列重要职责,在现校车驾驶人无证、饮酒、醉酒、身体严重不适等情形时,也具有制止校车开行的义务。

此外,在《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中,对校车的限速也出了明确和具体的规定。校车在高速路上日常行使的速度不得超过每60公里,并需严格遵从道路上特殊路段的限速标志;果是在高速路上行使,最高时速为80公里;如果是在急弯、危险等路段行使,或者遇有雾、雨、能见度气象条件时,最高时速不得超过20公里。

上述法律规定应该成为幼儿园管理者对校车运营的最底线保障

(点评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张冉,研究方向为教育法

幼儿园存在校车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事实上,幼儿园本就不应该提供校车服务。存在校车其实证明该地学前教育普及普惠率是未能达标准的。

幼儿园提供校车服务本就存在诸安全隐患。幼儿自护能极差,才会出现幼儿遇险无法逃生、被遗忘不知如何呼救等事件。所以,一旦幼儿园出现事故,幼儿伤亡也会更加严重。近几年发生的幼儿园校车伤亡事件,大多具有以下特点:民办园居多、校车不格、不遵守校车管理规定、责任心不、操作无规范等。特别是民办广泛提供校车服务,办园质量不高,为达招生的,不惜去更远的村镇招揽生源;且方百计为了节省费用,并不采购专用校车、不聘用专业司乘人员、私自改装车辆超载运行……多种“逐”行为叠加在一起,导致很多幼儿园从提供校车服务之始就埋下了祸根。这样来讲,幼儿伤亡事件的发生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解决幼儿校车悲剧发生仅靠监管、追责、处罚,是治标不治本的短期办法,根除还需有治本之策。《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出:“要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为幼儿提供更加充裕、更加普惠、更加优质的学前”。各级政府应快加大学前教育投入,扩大普惠、优质前教育供给满足群众就近入园需求,这既是落实政府主体责任,更是解决此类事件的根本所在。

(点评人:山东省潍坊文正教育集团校长 吉孟

本文由本报记者常晶综整理

中国教育报》2019年06月23日2版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